大数据下的区块链,细思不恐

今天早晨,打开头条看到首页都是热门推荐,一个是这两天H.M品牌被全网抵制而引发的议论,一个是诗人之间切磋诗词而导致的效应。我是爱国的,关于品牌的事,略过。主要想谈谈诗人激昂文字对自己产生的思维效应,比较剑走偏锋。

作为一名文艺女中青,写写画画是日常,实事求是地说,写和画,我都不怎么样,比较差劲。评价自己如何不是重点,重点要说我曾经是一个情感充沛却又胆怯守矩的人,用对比来阐述吧。

很多年前,有一位追星的女孩,她走火入魔的程度全国人民都知道,被她追求的明星可以说是一代国民男神。女孩的行为太疯狂,她的行为建立在什么样的自我认知度上大众不得而知,但如果她认为做了一生值得去做的事,虽然付出了沉痛的代价,也不枉她曾经年少吧。

我在二十多岁时为身边的男神写过日记,还胆怯得不敢署名向男神之一寄过情书。写过的日记拿给当时的闺蜜看,闺蜜笑我的所作所为是“叶公好龙”;极其克制写情书发出去的作为似乎也根本不需要回音。甚荒唐。很多年过去了,愿当初我默默喜欢过的人都安好。

好几年前,一位女诗人横空出世,她的诗作大胆而热烈,不是小清新。很快的,她就受到大批网民的关注。

我始终认为,写诗是需要天赋的。香菱向林黛玉请教做诗的方法,林黛玉给她布置了一大堆作业——让她去读名家名篇。“熟读唐诗三百篇,不会做诗也会吟”。但我相信香菱就是将名家名篇倒背如流,她做诗与黛玉做诗还是不同的。

有天赋的女诗人不愿浪费天赋,她用诗歌的形式表现人间百态。我没有能力去评价她的诗,就感觉她的格局很大。她好像持续在为一位国民男神写诗,诗人需要将意像固定在某一点上,由此产生井喷之作。嬉笑怒骂皆为文章,呕心呖血都是佳作。

一个奇怪的世相,不管是什么时候和什么地方,人们都极其自我尊崇。天生万物,各有所长,在不同的维度上,自己nice, 别人也nice,为什么不可以?宇宙洪荒之下,任何人不过是一粒微尘。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世情薄凉,不过如此。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