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区块链行业人才缺口将达75万以上,欧科云链“鲲鹏计划”将大幅扩容技术人才

作者:Esther

《中国区块链行业人才缺口将达75万以上,欧科云链“鲲鹏计划”将大幅扩容技术人才》

自2019年10月24日以来,区块链行业在“脱虚向实”的方针之下飞速发展,区块链相关企业数量飞速攀升,各行各业对区块链人次的需求也呈现爆发式增长。

然而,作为新兴产业,区块链行业本身的人才存量较小,同时区块链行业对人才能力要求复合、培养人才的周期长。现有的人才培养机制已经无法满足快速增长的行业需求,造成人才供不应求现象。

为了满足企业业务快速增长的需要,提前圈定为数不多的人才,为未来做储备,包括阿里、百度在内的许多大型互联网公司以及区块链头部公司开始自己下场进行区块链人才培养。

作为国内本土成立最早的区块链企业之一,2020年5月,欧科云链在人才培养上推出“鲲鹏计划”,计划从“人才扩容”、“人才培养”、“伯乐计划”三个维度,拟3年内培养1000+区块链领域精英。

区块链行业发展面临人才紧缺

在区块链行业飞速发展的背景下,区块链行业正在面临人才供不应求的问题。

2019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区块链被上升为国家战略高度。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提新基建,区块链技术与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一起,被列入信息基础设施范畴。

政策红利之下,区块链产业正在加速爆发,区块链企业数量逐年上升。根据赛迪智库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中国区块链企业发展报告》,我国区块链技术相关企业注册数量持续增加,总数已超过 4 万家,仅2020年上半年,新成立的企业高达8146家,增长率达到275.31%。

各行各业对不同种类的区块链人才有了更大的需求。根据拉勾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新基建人才报告》,六大新基建直接相关行业的人才需求指数大幅上升,其中区块链行业人才需求增幅达67%,为新基建相关行业最高。

但是,作为一个新兴发展的行业,人才紧缺正在成为制约区块链企业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因素,在区块链招聘市场中,人才处于“一将难求”的地步。《光明日报》报道援引从业者观点指出,区块链行业仍处在相对早期的起步阶段,目前在国内外的大学里几乎都没有单独设置针对区块链行业的学科,用人单位虽然开出了丰厚的待遇,但符合要求的求职者可谓凤毛麟角。

由工信区块链产业人才研究所指导发布的《2020区块链产业应用与人才培养报告》中具体指出了中国区块链行业人才培养面临的难题:

一.在人才培养时间方面,因为区块链行业还是一个新兴事物,行业人才的培养时长和入行难度均比互联网行业要高;

二.在政策方面,缺乏人才培养政策。上海、香港、杭州、重庆、贵阳等地纷纷出台数字经济区块链产业“抢人”政策,但相关明确的人才培养政策还未完善。

三.存量人才质量方面,拥有相应知识结构和工作经验的存量人才凤毛麟角。

四是在人才标准方面,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已发布首个区块链岗位能力标准,但整个行业的人才培养标准还有待丰富和完善。

概括来说,由于区块链人才培养周期长,高校培养体系不完善,且区块链涉及IT、通信、密码学、经济学、组织行为学等诸多知识领域,需要具备一套高度复合性的知识体系,因此“区块链+产业”的复合型人才严重匮乏,持续面临供不应求的局面。

根据国际权威咨询机构Gartner预测,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中国区块链人才缺口将达75万以上。这意味着,如果不加大区块链人才培养力度,未来区块链产业发展将面临人力不足的问题。

企业成区块链行业人才培养重要力量

在人才紧缺的背景下,政府、企业、高校等主体都在区块链人才培养的方向上持续发力。

欧科云链研究院发布的《欧科云链研究院:从中美对比谈国内区块链人才培养》报告指出,自2020年以来,全国各地政府已累计出台超过11项区块链人才相关政策,部分地区甚至开出了数百万的人才扶持计划。 在2020年5月,人社部公布的9个新兴职业名单中,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区块链应用操作员亦被包含在内。

高校端,2020年5月,教育部印发《高等学校区块链技术创新行动计划》,计划提出到2025年,在高校布局建设一批区块链技术创新基地,培养汇聚一批区块链技术攻关团队,推动若干高校成为我国区块链技术创新的重要阵地。

互链脉搏、猎聘联合发布的《2020年中国区块链人才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全国已有33所高校开设区块链课程,其中不乏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浙江大学等知名学府。2020年,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开设全国首个区块链本科专业,计划招生150-200名。

不过,从时间上看,这批来自高校的增量至少需要等到2024年才能毕业进入市场。而对于当下急需人才进行发展的区块链企业而言,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原腾讯区块链业务总经理蔡弋戈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曾表示,(腾讯区块链项目)技术人才基本都是腾讯内部转化过来的,因为区块链行业本来就很新,没有几个人做过区块链。“就像当年移动网络的到来一样,你要招做安卓、iOS开发的很难,我们都是自己培养。”

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自己下场为区块链人才做储备。2020年以来,多个大型企业相继宣布推出区块链人才引进/培养计划,并探索与高校或科研院所合作,联合培养区块链人才。2020年7月,蚂蚁集团宣布面向全球高校设立一项X合作计划,旨在加大招募和培养区块链核心技术人才,目前已有上海交通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华东师范大学、中山大学等国内外知名高校加入。百度超级链组织各类区块链开发大赛、推出超级链实训室、百度超级链学院等等。

短期来看,如腾讯蔡弋戈所说,为了满足快速发展的区块链业务需要,企业自己培养可以缩短链路,尽快完成人才补给;长期来看,在《2020年中国区块链人才发展研究报告》的预测中,未来若干年,区块链企业们还将在区块链人才上展开新一轮的争夺战。因此,对于企业来说,自己下场可以提前圈定人才,为未来的发展赢来优势。

欧科云链加码区块链人才培养

欧科云链由徐明星在2013年创办,定位于全球区块链技术与服务提供商。是中国本土成立时间最早的区块链企业之一,旗下有区块链大数据、区块链技术研发与应用、区块链产业投资、区块链孵化器、美元合规稳定币、持牌数字资产交易等业务。

面对人才紧缺,2020年5月,欧科云链亦宣布启动一项““鲲鹏计划”,计划从“人才扩容”、“人才培养”、“伯乐计划”三个维度,,拟3年内培养1000+区块链领域精英。

《中国区块链行业人才缺口将达75万以上,欧科云链“鲲鹏计划”将大幅扩容技术人才》

人才扩容方面,欧科云链表示,在疫情下该公司仍保持着较高水平线的招聘量,超六成为区块链技术研究、应用落地等相关岗位,包括区块链开发工程师、资深Java开发工程师(区块链)、资深iOS开发工程师等。

据其集团人力资源总监透露,2020年其全年引入各类区块链人才近500名,通过线上联合海外高校进行的海外校招,吸纳近40%的海外留学生。2021年,欧科方面将在全球范围内大幅扩容,同比增幅预计超30%,增容中超五成为技术性人才。

人才培养方面,设立专项资金,专门投入于区块链潜在人才培养,并且之后将与院校、科研机构合作,实现人才精准对接。具体来说,欧科云链称对于新增人群,主要以适岗为先,对其技术培训。对于专业人群,则夯实基础,修炼内功;对于管理人群,优化赋能,创造绩效。

伯乐计划方面,则是通过丰厚的奖励机制,邀请行业人士广泛推荐人才,可获高至数万元奖励,以达到更广范围引入人才目的。

欧科云链表示,总体来说其培养思路主要分为三个部分,一是加强内部人才培养,二是吸纳外部优秀人才,三是寻求与高校、科研机构的合作,探索联合培养模式。2021年,“鲲鹏计划”将在原有基础上进行大幅升级,新增加的具体举措主要包括有:

第一,加快需求侧力量整合,联合北京青年互联网协会区块链委员会、海南省区块链协会、福建省区块链协会等各地行业协会,与产业界的优秀企业共同发起成立区块链人才发展联盟,共同打造需求侧的综合性人才招聘与职业发展平台。

第二,推动供给侧优化升级,联合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工信区块链产业人才研究所、中国区块链智库人才专委会等政府机构和专业机构,发起设立区块链产业人才培养基地,联合高校、科研院所等各方面高水平师资资源,面向存量人才和高校学生开展认证培训。

第三,开展社会化科普教育,在教材编写、图书出版、音视频生产等领域继续发力,为区块链的社会化认知提供高质量的工具;同时还将联合行业各方力量共同组织开展“区块链科普教育公益行动”,组建专业讲师团走进机关、学校、社区,开展形式多样、通俗易懂的科普教育活动,为全行业的长远发展夯实社会认知基础、挖掘储备人才。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