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不可错过的10大重大金融事件

过去的一年史称「见证历史」的一年:比如美国总统选举创下了史上最多选票新纪录,再比如美国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失业率。在这些「历史」中,有令人难以置信的高点,如新企业成立的数量创纪录增长;也有令人崩溃的低点,如贫困人口出现了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激增。不过,纵观下来,要说哪个领域最能放大这些高点和低点,或许只有金融业了吧。

《2020年不可错过的10大重大金融事件》

不稳定的金融形势已经成为持续不断的新冠疫情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跟2020这一整年一样,全球金融市场在2020年发生的事件可以这样来形容:从震惊到毁灭性再到难以置信。这么多不太可能发生的事件,竟然都集中到一年一起发生了,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用经济逻辑来解释,但仅凭这个角度仍不足以窥全貌。疫情反复以及政府为遏制疫情而采取的强制封锁和叫停企业所引发的普遍性恐慌,是引发金融行业大动荡的「元凶」之一。

接下来,本文将以粗略的时间顺序来简单回顾金融领域在2020年发生的十大极端情况,以此来解释为什么去年是一个值得载入史册的年份。需要注意的是,一些事件的开始日期是估算出来的,而且不少事件也不是昙花一现,而是在出现之后持续了数天或数周。

1、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2020年2月14日

虽然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的意义还有待商榷,但不管怎样,政府债券的短期利率超过长期利率是不常见的,这通常表明人们对中短期经济前景越来越悲观。之所以每次美债收益率曲线一发生倒挂,各种资产的价格就会剧烈波动,美股就会出现恐慌性下跌,就是因为它被视为经济衰退的先行指标。

在过去七次经济衰退发生之前,都曾发生过10年期美国国债与2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的现象。事实上,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在新冠疫情恐慌爆发前几乎整整一年就出现倒挂了,但在2019年秋季的很大一部分时间又反转回去了。而2020年2月,1月期和3月期美国国债又都出现了倒挂。

投资者担心的不止是疫情的严重程度,更重要的是担心抗疫政策是否有效,因此,他们会选择放弃风险工具(股票、债券等),转而购买由美国政府担保本金的短期国债。当越来越多的怀疑(或者实际上是完全的恐慌)推动投资者涌入政府发行的短期证券时,这些证券的价格就会被哄高,收益率(利息)自然就会下降,从而产生倒挂现象。

尽管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有时是会影响到国债发行国的前景,但从2020年2月14日就开始的大规模美国国债倒挂,与美国的关系反倒不大,关系更大的是全球整体经济前景。这天1月期、2月期国债收益率升至1.60%,而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仅为1.59%。这应该被视为疫情金融恐慌即将到来的第一个迹象。

2、VIX期货现货溢价——2020年2月27日

VIX是芝加哥期权交易所的波动率指数,市场更习惯称它为恐慌指数,因为该指数利用交易所交易的期权价格来追踪市场对股票价格的「恐慌」(对下跌的预期)程度。这是一种有点深奥的金融市场工具,很多人不能理解期货,期货是指在未来以特定价格买卖金融工具的市场交易合约,因此,其交易价格能很好地代表对未来波动的预期。

一般来说,当许多期货合同指定一个特定的金融工具在一系列的日期里进行交易时,它们的交易处于一种叫做「期货溢价」的状态。在这种状态里,交易期限越长,交易价格就越高。期限结构是向上倾斜的。向上倾斜的原因包括:更长的到期时间意味着更多的风险、更多的不确定性和更高的资金时间价值(更多的机会成本)。

只有在极其罕见的情况下,期限结构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向下倾斜,即今天的价格大概率比一个月后的价格略低,而一个月后的价格又比两个月后的略低,这就是反转了。与期货溢价相反的叫现货溢价,即当前价格高于合约到期日的价格。

以下是VIX期货合约在年初发生的情况:

2020年开始时,VIX的水平为13.78,期限结构也是典型的期货溢价……当新冠疫情在中国爆发后,VIX现货(当前市场)受供应链中断和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推动,在2月3日略升高至17.97,但期限结构几乎没变……然后大抛售从2月20日开始了。从2月21日到28日,VIX期限结构迅速从期货溢价转变为现货溢价。但这个转换相对较轻微,而且主要是在前期,这表明,投资者认为此次抛售最终只会是一个短时的小抛售。然而,进入3月后,主要股指均出现了历史上最快的下跌。VIX因此在3月16日飙升至81。它的期限结构也表现出非常明显的现货溢价,所有期货价格均在到期时间内上升。这传递的信息是:股市可能会在短期内不停波动,甚至在6个月(180天)后,标普500的年化波动幅度将高达+/-32%。

但是,这还是不能给人一个明确的答案,即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定义一次重要的现货溢价时期的方法之一是计算展期收益率,即从短期期货合约转向长期期货合约所产生的正或负收益。这个收益率很少是正的,哪怕正了,也不会超过1%。

自2005年以来,展期收益率为正只出现过四次:1、2008年金融危机;2、雷曼兄弟和其他多家公司纷纷倒闭;3、2011年,美国政府失去了AAA信用评级;4、2018年2月。现在要加上第5次——2020年3月至4月。

3、抢购美国国债——2020年3月11日

从整个2020年2月到3月初,一系列极其复杂的相互作用发生了,导致美国国债在现货市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简而言之,许多公司为了确保获得融资——也就是通常说的寻求更好看的「资产负债表」——开始大量持有美国国债,并用其对冲美国国债期货合约。有些公司是故意而为之,就是为了赚取所谓的基差交易中的微小差价。而剩下的只是为了让资金以低风险的方式运作,以便在机会出现时能够更容易借入资金。

当然了,国债的供应是有限的,而且新发行的国债(新券)比以前发行的类似债券(老券)具有更大的流动性。随着某些公司开始使用流动性较低的国债进行现金交易的基差交易,期货对冲的有效性随之降低,导致账面出现(未实现)损失。当某些市场参与者试图退出该交易时,他们的做法是回购债券期货并大举出售债券,进而导致美国国债价格暴跌——在某些情况下,暴跌的是非流动性债券。

国债交易商,也就是那些随时准备买卖各种美国政府债券和机构债券的公司,开始吐了:通常情况下,他们都会试图保持账面平衡,因此这时候需要进行价格调整以调节资金流动,但遇上这样的债券抛售高峰(主要集中在某些受欢迎的到期债券,例如10年期美国国债),他们也只得开始降低出价,甚至会在某些情况下退出市场。债券销售的价格逐渐走低,不愿意降价或无法平仓的公司,只能看着自己的账面损失不断增加。

下面是当时情况的一段缩影:

银行和投资者们纷纷表示,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引发了强烈动荡,世界上最大也最深的债务市场——美国国债的交易状况本周明显恶化。美国银行的分析师表示,经过周三这混乱的一天后,市场已经「被流动性担忧压垮」……一家大型资产管理公司的债券投资组合经理表示,情况也没有在周四有所改善,市场在继续受波动的影响。他说,「我们没法交易」。

实话实说,像美国国债这样广而深的市场,被逼得出现恐慌性抛售,实属罕见,更不要说里面甚至还包括少数几种到期债券。大约就是在这个时候,美联储启动了国债购买计划,该计划试图向卖方保证他们的债券在到期时一定会是个好看的价格,借此鼓励他们不要出售。

有一个挺恰当的例子可以来比喻这种情况:用一个着火的电影院来象征债券价格暴跌,那么电影观众,也就是债券持有者,都会争着抢着去挤逃生通道。当他们都挤在那里的时候,加剧的火势让没挤出去的人伤亡惨重。而美联储的这个国债流动性工具,就像是在影院多开六到八个逃生通道,这不仅能给所有的电影观众都准备好相应的逃生出口,还可能让观众觉得,不跑也没问题。

4、33年来的首次股市崩盘——2020年3月16日

「崩盘」是一个经常被滥用的术语,只为了用来报道数字上很博眼球但在统计上完全常规的下跌。所以,严格来说,过去几十年,股市曾多次暴跌,但自1987年以来,从未出现过崩盘。股市崩盘的最广义的定义是,在一天内跌幅达10%或以上。

而3月16日就是完美符合这一定义的一天:当天,道指暴跌近13%(2997点);标普500与纳指也大跌12%。这彻底终结了1929年10月以来持续时间最长、最严重的股市连续下跌记录,因为四天的累计跌幅超过26%(约6400道指)。

这天的下跌正值大众对政府正在考虑的抗疫政策对经济影响的预测越来越悲观之际。但当天致使抛售加速且交易暂停的导火索是,特朗普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称,不断恶化的美国疫情可能会持续到8月。与此同时,各家公司的盈利前景也是大跌,其股票市值和价格也只有大跌的份。

5、公司债券ETF价格低于NAV——2020年3月17日

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指的是可交易的金融资产组合。它们可以为投资者提供特定工具、市场部门、资本等方面的多样化风险敞口。除了市场价格,与ETF相关的还有个叫资产净值(NAV)的东西,NAV指的是每股标的工具的比例。在大多数情况下,ETF价格与NAV应该是非常接近的,但由于存在价格过时(某些证券不经常交易)、时差(例如,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1点,一支美国基金中的一支日本股票正好是不活跃的时候)等因素,ETF和NAV有时会出现价差。

2020年3月,一些公司债券ETF的价格(理所当然也下跌了)与NAV出现了巨大的价差。以分别交易投资级和高收益(「垃圾」)债券的两支ETF——LQD和HYD为例,这大额的价差表明,哪怕不是绝大多数,两支ETF的众多债券都处于高度困境之中,且很可能出现违约。

为什么会这样呢?有多个因素在起作用: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投资者赎回ETF和抛售基础公司债券的行为不仅会使价格暴跌,也会导致流动性不足加剧,固定收益交易商因此对出手买入变得更加谨慎。另一方面,流动性不足还会带来更大的价差和更不稳定的价格。此外,随着有关疫情封城的政治讨论不断升温,某些债券受损的可能性,即发行债券的公司难以偿还债券持有人和其他债权人的利息,也在增加。

需要指出的是,与股票市场不同,债券投资者一般不太可能在价格下跌时「逢低买入」。有估算数据显示,正常情况下,每天都在交易的公司债券只有20%,因此,围绕抗疫政策展开的经济不确定性,使市场在大幅贴现后冻结了。这种寒意代表着数以万计的交易员、交易商和其他市场参与者在等待更多信息,以便为短期风险定价。正如彭-博-社所说:

看起来近乎完美的债券正在以「大甩卖」式的价格交易。虽然假以时日,目前的价格可能会被证明是正确的估值,但在一场前所未有的抛售漩涡中,没有一种证券是安全的,在几乎没有买家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如果更多散户投资者像过去那样决定退出这场风暴,那么恶性循环才刚刚开始而已。

除了这一历史性的定价错乱之外,美联储在2020年4月初开始购买高收益债券,才是一个比ETF和NAV之间的混乱价差更史无前例的发展,更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干预。

好在大部分ETF和纳入ETF的债券在随后几个月都有所回升,但这是现代史上最严重的公司债券下跌事件:远比2008年金融危机和9•11事件后的任何一次都严重。

与美国国债市场的失灵和公司债券价格的崩溃捆绑在一起的是:当这些市场流动性变差、价差扩大且出价消失时,其他信贷市场,如商业票据和循环信贷工具,也开始有市场参与者撤市。市政债券——对各州和各县政府融资至关重要的工具——的收益率开始飙升。与以往许多金融危机发生的情况一样,各种各样的资产、证券和衍生品市场都在一夜之间转变成向现金流动的状态。

6、历史性的黄金白银比率被打破——2020年3月18日

黄金白银比率很简单,就是以当前市场价格来算,一盎司黄金对应多少盎司的白银。有理由认为,黄金白银比率是有记录以来最古老的金融时间序列。虽然在地壳中银与金的储量比例大约是18:1,但在现代金融市场上,银与金的交易比例传统上是60:1左右。这一比率会因供求关系(装饰和工业)和市场情绪而波动,但过了波动后又往往会恢复到60:1的水平。

但在2020年4月第一周,这一比率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甚至还有人说,是5000年来的最高水平):

黄金与白银的系列数据可以在我们的记录里到追溯很久很久以前,例如在美尼斯法老时代(大约公元前3100年),黄金白银比率是2.5,而在汉谟拉比国王时代(大约公元前1750年),这个比率是6。传说中,希腊国王克罗伊斯(大约公元前560年)发明了金币和银币,更像是个「金壳郎」的他定下了13.33的比率。君士坦丁一世(公元280年至337年)时则为10.5。从1687年开始,我们拥有了更多、更改更频繁的数据,而这些数据都证实了这样一点:黄金白银比率在昨天创下了历史新高——123.78。虽然在今天的亚市中,它回落至116-117点左右,但在伦敦市场开始交易后,又回升至120-121之间。作为参考,这个比率在周五达到的平均比率是101.74,而2019年全年的平均比率是86.04。参考当前价格,这真的是个很惊人的快速变化。(本月之前的最高记录诞生于1940年,当时全年的平均比率是99.76。)

造成黄金白银比率大规模脱节的原因包括:现货白银的突然短缺(对对冲者来说,现货白银比黄金更便宜),以及白银在期货市场上出现交易/对冲困难。由于流动性低、价差大、以及不寻常的5000盎司大合约,白银期货合约的波动性颇具传奇色彩,被戏称为「白色闪电」。

7、黄金现货-期货出现历史性价差—— 2020年3月24日

黄金现货的价格指的是目前(今天或立即交付)的市场价格,黄金期货的价格指的是未来数月之后(在未来某一天交付)的价格。传统上,现货价格和期货价格以相当接近的价格进行交易。例如,目前一盎司黄金在现货市场的交易价格为1877美元,而最近到期的黄金期货合约的交易价格是1882美元,因此,两者之间的价差仅为5美元。但在2020年3月底至4月中旬,黄金现货价格与黄金期货价格之间的价差扩大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就在今年3月底,黄金期货价格比现货价格高出80美元以上。这一令人难以置信的价差告诉我们的是,为了对冲经济不确定性,大众突然开始争相抢购黄金了。此外,由于新冠病毒的传播性质和旅行/货物限制,从几个主要的黄金交易中心——纽约、伦敦、瑞士和香-港购买实物黄金,并将其运输至其他地点,变得不那么容易了。

造成美国国债市场困难的一个因素在这里也奏效:交易员和经纪人因疫情封城和居家令不得不在家办公,而家里没有他们惯用的电话轰炸和其他技术。有报道说:

盛宝银行(Saxo Bank)大宗商品交易负责人奥勒•汉森(Ole Hansen)指出,全球最大的两个黄金枢纽(纽约和伦敦)均处于封城状态,因此许多交易员在家办公。据他介绍,这是造成市场崩溃的「元凶」,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处理所有需求。市场上有很多黄金,但是没有被放到正确的地方去。没人有能力交付黄金,我们都被迫待在家里呢。」

8、美国国债利率变负了——2020年3月25日

你以为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就完了吗?在投资者大举买入短期、或名义上无风险的政府债券后,这些债券的收益率变负了。换句简单点的话来说就是,鉴于短期债券工具发行的形式是零息形式(意思是不向买家付利息,而是折价发行,但按其票面价值到期),也就是说,投资者愿意「付」政府1.00美元,即使知道他们在一到三个月后只能收回0.99美元,但为了得到政府这0.99美元的保证,他们依然愿意。

时隔美联储将基准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水平一周半之后,周三,1月期和3月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均跌破零,在市场普遍动荡的情况下,投资者蜂拥至固定收益这个安全地带……这两种短期国债均短时飘红,收益率均降至-0.002%。而周三,收益率又降了。截至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35左右,1月期国债的交易价格为-0.053%,而3月期的则为-0.033%。

美国国债利率变负也是市场完全投降的迹象之一,除非是最严峻的市场环境,否则真的很难见到,比如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前后那几天。

9、WTI五月期货以负价格结算——2020年4月20日

虽然前面也说了很多了,但金融市场最奇怪的时刻之一发生在2020年4月20日,当时西德克萨斯中间基原油(WIT)5月期货合约价格跌至远低于零的水平,结算价竟为每桶-37.63美元。石油需求的突然大幅下降(由于封城、旅游人数历史性骤降、航班取消等),以及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产量分歧,导致部分欧佩克成员国的石油大量涌入市场。

随着全球经济对石油的需求急剧下降(其他石油产品的需求也在下降),石油供应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释放,储油设施很快就装满了。如此之多的石油囤在那里——这就是负期货价格所暗示的——交易员们纷纷出钱买对手的石油,这种戏剧般的现象现在被称为「峰值储存」。

10、比特币的历史性土大木——2020年11月30日(还在攀升中)

从年初在7000美元到10000美元之间波动,到2020年3月跌至略高于4900美元的低点——这有力地表明,至少有一些市场参与者在最恐慌、最混乱的时期抛售了手中持有的比特币,不知道他们现在是怎样的心情,因为比特币已经跃升至历史高点了。

截至撰写本文时,比特币的历史最高价记录为:根据Coindesk的数据,截至1月3日15点44分,比特币报34366.15美元的新纪录。这是否与去年5月的减半有关,又或者是否与人们对其弹性的日益认可有关,还是与其他一些因素有关,挺难说的。

总结

抗疫政策的不确定性引发了金融市场的一连串极端情况,而随着疫情封城的实施,扩张性货币政策成了一个巨大的催化剂。美国政府在2020年花费了大约7万亿美元,其中包括美联储承诺的3至4万亿美元,这笔资金主要用于旨在保持市场运转的计划。

美联储还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零,并给出了前瞻性指引说,将维持低利率至通胀率实质性超过2%的水平。不仅如此,它还开放了国际互换额度、重启了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的不少计划,更启动了一项不禁让人想起大萧条时期的经济政策的主街计划(MSLP)。至于财政方面,仅2020年6月,美国的预算赤字就高达约8650亿美元,超过了美国政府在1776年至1980年期间的债务总和。

除了告诉我们市场的不确定性和央行令人敬畏的巨大的扭转功力之外,本文总结的十大极端情况都在表明,无论一个特定市场的设计得如何完善,以及这个市场的监管框架设置地多么精心,人类行为的间或不可预测性都可以,并且确实会引发意想不到的后果。并且,在那些罕见的情况下,当混乱和恐惧达到顶点时,不仅会发生不可预见的「黑天鹅」事件,而且这些黑天鹅还会聚在一起。

许多期权交易员会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屏幕或目之所及的其他设备上贴一句拉丁文谚语abyssus abyssum invocat,意思为「深渊无底洞」——我就是这样做的,以便更好得提醒自己不要「一错再错」。一个失策或偶然事件会让另一个失策或偶然事件更有可能发生,有时甚至会在平静到来之前造成全面的连锁反应。

有一种趋势认为,金融市场要么是没有实际经济意义的多余赌场,要么反过来,是提炼不同观点的宝贵社会手段。而2020年的诸多异常事件显然在映射第一种观点,虽然第二种观点比第一种更接近事实。

像2020年这样不寻常的一年,有助于培养新一代的交易员和公司高管,也有助于设计更健全的市场和交易所,更有助于吸引寻求利用下一个危机机遇的创新者和冒险者。但是,不管2021年将发生什么,都不太可能复制2020年的金融市场状况了。

————————————————

原文链接:https://www.bihai123.com.cn/news/lkyy/256946.html

本篇文章来源于币海启行( www.bihai123.com.cn)

《2020年不可错过的10大重大金融事件》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