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娱乐:盗版的落幕

我们从过去信息技术对我们普通人生活的影响来看,一项革命性技术的普及,离不开所谓「杀手级应用」。娱乐应用曝光率高、参与门槛低、扩散性强,解决了用户长时间、高活跃、高留存的问题,因此那些代表着风口方向的杀手级应用多是娱乐应用。这种杀手级应用,放在互联网时代就是偷菜、抢车位这种大众娱乐产品;对智能手机而言就是神庙逃亡、水果忍者;对网络游戏就是征途的免费网游模式。区块链技术如果真的是下一次颠覆性的技术革新,那么势必会产生一款利润空间极大的杀手级娱乐应用,在 2017 年底 2018 年初的时候,确实是有那么一批应用有点引领潮流的意思,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区块链养猫游戏云养猫。我们之前介绍过,游戏推出后仅仅一周,玩家在上面就花了价值差不多有一千万人民币的以太坊。这个游戏最火热的时候造成的网络拥堵,甚至让以太坊不堪重负。后来国内互联网巨头纷纷效法,网易的招财猫和网易星球、百度的莱茨狗,还有一些卡牌、放置、经营类的区块链小游戏。

那么,为什么娱乐应用就是游戏,那社交媒体不也算娱乐应用吗?是的,社交媒体确实也具有能够称为杀手级应用的潜质,比如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弄潮儿微信和微博。这两个产品很有意思。腾讯在桌面端的霸主产品 qq 没能完全成功移植到移动端,旗下却出现另一个产品——微信引领了时代潮流;微博曾经一度式微,却因其契合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方向而重获新生。那么区块链能不能应用在社交媒体上呢?在这方面已经有人开始积极地进行尝试,2014 年的时候就出现了区块链社交媒体平台 NEOS,旨在建立一个庞大的内容社区,为创意创造提供激励。但是该平台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力,直到 2016 年, Steemit 的诞生才真正打开了区块链内容平台的大门。

Steemit 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网络博客平台,该平台得到了 steem 链的支持。用户上传的所有内容都会被记录在链,借助区块链的不可篡改性,这些内容永远不可能被修改。Steemit 平台还建立了一套货币体系来吸引用户参与,整个生态社区内的内容分享者和阅读者都能够获得 Token 激励。目前该平台市值已达 18 亿元,在国外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日访问量在 100 万人次左右,但是与 Facebook 动辄数亿人次的日访问量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以太坊上也有一个去中心化推特的项目叫 peepEth,在这一平台上,用户的微博会被永久保存在以太坊公共区块链中,无法进行篡改,但是很遗憾,peepEth 并没有能形成太大的影响力。随着区块链热被掀起,这一类的平台也爆发式增长,Yoyow,Primas,币乎等陆续出现,但这些去中心化的社交平台基本都处在萌芽状态,多少也还是有一点长成参天大树的潜质,未来如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视频作为日常休闲的大众选择之一,也是区块链娱乐的重要领地。steem 支持的另一个区块链社交媒体项目 dtube,从名字上就剑指 YouTube,是一个搭建在区块链上的 YouTube 平台。与 YouTube 不同的是,dtube 打破了传统的地域限制,即便在中国大陆也不用翻墙观看视频了。在 dtube 上传的视频文件会通过 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IPFS)协议进行存储,视频的上传者能够获得代币奖励,相比于传统上传文件的平台币奖励,代币这种可兑现的奖励来的更实在。有了观众打赏作为收入支撑,dtube 上的视频不需要再靠网站广告创收,观众可以体验免广告视频。不过,为了抵补支付给 steem 的 0.044 美元/GB/月的文件存储成本,作者奖励的 1/4 会被收缴,其中的 10% 用于支付文件的存储费用。并且,视频文件的活跃期大概 57 个月,超过这个时间观看或下载种子文件就需要支付费用了。

说到这种视频分享平台,不得不提的就是版权保护问题。YouTube 上经常会有用户上传一些所谓枪版的视频,侵犯了创造者的利益。不过,区块链技术可以解决这一问题。授权费是艺术创作者收入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传统的版权保护登记成本过高,登记周期很长,很多个人创作者因此放弃登记版权。区块链的确权则要容易许多,只需要完成上传文件、确定作者、填写相关登记信息等简单操作即可。根据区块链版权创业公司纸贵科技的介绍,链上生成的版权登记证书拥有唯一且可追溯的定权哈希和符合《电子签名法》的时间戳,一旦完成存证即可联网查询版权登记信息,永久有效,无法篡改。整个存证过程最快可以在 15 分钟之内完成,且无费用成本,完全适用于互联网场景下的版权保护。Blockai 就是一个版权保护平台。在 Blockai 上,创造者将自己的作品上传在链进行加密,作品上传到网站上后,发布者会收到一份版权证书,并加盖作品的时间戳永久记录作品创作时间。一旦有作品注册,Blockai 就会自动搜索网络匹配的作品以识别是否侵权,若发现侵权的行为,平台会采取措施治理违规行为。除了版权保护平台,还有像 SingularX 这一类的版权交易平台,简化了版权的核查步骤,在去中心化下,艺术家能直接管理、跟踪并销售她们的创造品。

不过,区块链版权存证存在一个版权法律效力的问题。链上实现的版权确认必须要和版权管理部门的数据库同步才行。虽然之前北京和杭州的互联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都有认可区块链版权存证法律效力的事件,但是区块链版权存证的法律效力还是不如版权局的认证。比如一方拥有区块链版权存证,另一方无任何证明,那么区块链版权存证当然有效力;而如果一方有区块链版权存证,另一方有版权局登记的版权证书,那么还是后者更具有效力。从这个角度看,区块链版权存证并不具有比其他版权证书以外的证据更强的法律效力。

未来如果区块链的数据库与版权管理部门同步,那么它就成了一个接通管理部门的版权数据库。仅将区块链版权存证当作一个版权数据库来使用,确实是有不可篡改、分布式存储等区块链技术特有的便利,并且能够相对便捷地在网络上追踪侵权行为,但是现在已经有功能类似的数据库存在了,区块链版权存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视频娱乐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插播广告。没有一个人喜欢看广告,广告不仅占用了我们宝贵的休憩时间、给我们造成了不必要的购买需求,有时还有一些诈骗广告觊觎我们的财富。然而广告又实实在在是很多内容创作者赖以生存的重要创收手段,没有广告收入的激励,有趣的艺术创作会少很多。没办法,要吃饭的嘛。不过别担心,区块链都帮我们解决了。

区块链对于广告业的重构,首先就是能转变受众和广告之间的关系。原本受众只是作为一个被动的接收者存在,既不能选择看或者不看广告、看什么样的广告,也不能从观看广告这件事情上获得任何经济利益。区块链技术搭建的去中心化的广告系统,可以实现流量监测和奖励分发,用户可以通过授权使用个人数据、观看广告等行为获取奖励,根据算法识别用户喜好投放广告,同时还能够完成对欺诈广告的监管。例如 2017 年的 Basic Attention Token 项目,通过其开发的 brave 浏览器开展去中心化的广告投放业务。用户的信息受到零知识证明加密,用户在 brave 上看广告时会得到该项目发放的代币作为奖励。商家购买代币来投放广告,这样就形成了用户、平台、商家三方共赢的局面。另一个例子是小米,去年 9 月小米携手知名乳业品牌安佳开展区块链广告「桥计划「,运用区块链技术完成了链上数据交换、进行了区块链数据驱动的品牌广告投放与广告数据的链上追踪。据当时的宣传称,这是全球首个全程应用区块链技术的数字广告投放项目。

这两年,比视频更火的非短视频和直播莫属了。在这个直播平台泛滥,全民争当网红的时代,创造了一夜暴富的奇迹。很多人靠直播游戏起家,获取了一大批铁杆粉丝,还成功进军演艺圈。当然大多数主播每天贡献大量时间直播,最终收入却稍显微薄。平台方在整个产业上下游之间拥有绝对的话语权:粉丝给主播的打赏,平台要收取很大一部分抽成;广告主在平台上投放的广告,也很可能会遇到平台粉饰点击数据、难以获知真实的广告投放效果的问题。

区块链技术可以解决这些问题,重构直播行业内的利益关系。国内有人在尝试做区块链直播平台,项目名称叫 InseeNetwork,号称要建立全球最大的视觉协同网络,但雷声大雨点小,至今未见落地。国外有个已经落地的区块链直播平台 youlive,该平台以社区化自治的方式实现实时内容分享,支持社交圈子的建立。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利益分发,相比传统的平台一家独大的局面要健康许多。

作为娱乐行业最受人关注的群体,明星与区块链这个炙手可热的概念之间擦出的火花也格外明亮。韩国娱乐业发达,区块链技术发展也相对比较快,基于明星经济,发了很多 ICO 项目,但大部分都避免不了沦为空气币的结局。很多项目号称外国项目,但是深入研究就可以发现,这个项目的团队成员基本全是中国人,各种与明星的合作基本也都是虚假宣传,整个项目上最实在的就是它空气币的身份了。就连国内最火的团体也被不良区块链开发者盯上了,比如 2018 年 2 月发布的 tfboys 饭票最终也被证实未经授权。

《区块链+娱乐:盗版的落幕》

#比特币[超话]##欧易OKEx##数字货币#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