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国运与人民币资产的潜力

今天我们暂时离开数字货币,谈另外一件和我们每个人的未来和财富都息息相关的事件。

3月27日,我们国家和伊朗正式签署了《中伊全面合作计划》。这份计划是一个长达25年的、全面性的“行动方案“,包括了中伊双方在政治、经济、科技等领域的合作条款。其中最重要的有两条:

一是伊朗以后与我国的石油结算将用人民币计价;

二是我国将全面和伊朗展开经济合作,合作的领域除了包括传统的石油等能源领域以外,还涵盖了诸如基建、港口、铁路、通讯、大数据、信息化等内容,也就是全面参与伊朗的建设和经济活动。

这件事有很多媒体都进行了分析,但不少都是热闹大,深入分析得少。我认为这件事是我们国家在国际化道路上一次里程碑似的事件

看到这条消息我立刻就想到了大概40多年前的一件往事,那次往事的主角是美国和沙特。

1944年7月,西方主要国家的代表在联合国国际货币金融会议上确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这个协议的核心就是美元与黄金挂钩。各国确认以35美元一盎司的黄金价格,各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按此价格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其他国家货币与美元挂钩,各国政府规定各自货币的含金量,通过含金量的比例确定同美元的汇率。

这使得美元成为世界流通货币,从而奠定了其后世界的金融秩序。

然而二战后,尤其是70年代美国陷入了越战和经济危机的旋涡中,不得不大量超发货币,无法再兑现1盎司黄金兑35美元的承诺,眼看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岌岌可危,美国想到了另外一个方法,为美元再次找到了锚定物:这次靠的是胡萝卜+大棒。

美国瞄准了中东国家对以色列的恐惧和局势动荡的不安,从石油第一大国沙特开始下手。1974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和沙特国王费萨尔签署协议,美国承诺沙特将提供一切军事手段保护沙特的国家安全及王室安全,在此条件下要求沙特的石油交易以美元结算。

至此美元在脱钩黄金后,再次找到了锚定物—-工业必需品:石油。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再次得到保证。

47年后的今天,我们国家和伊朗签署了类似的协议,和美国不同的是,我们国家不是在军事方面和伊朗合作,而是和经济建设方面和伊朗开展了全面合作,在此基础上,伊朗用人民币及未来的数字人民币结算石油交易。

这个协议可谓是主观和客观条件都水到渠成的协议。

在主观上,我们国家这些年一直都受到产能过程的困扰,因此提出了一带一路计划,希望以合作互惠的方式将我国剩余的产能输出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一方面为产能找到市场,另一方面为合作国家提供经济建设的支持。

另外受美元霸权的影响,我们国家一直希望扩大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使用,希望减少美元的影响,因此在积极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并在加速测试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人民币。

客观上,像伊朗这样的国家有着急切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需求,另一方面受美国经济制裁,伊朗美元资金受冻结,无法顺利融入国际贸易,而我国恰好又有伊朗需要的一切。

在这样的情况下,两国各取所需、互惠互利地签署了协议。

我相信在这个协议的示范作用下,石油交易会越来越多使用人民币交易,人民币走向国际将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更多国家也必然配置人民币。

而当世界各国配置的人民币越来越多时,他们必然要找到人民币的投资标的,因此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今后将会迎来长线看涨趋势,人民币对美元极有可能走逐步升值的路。

在这个推测下,我对A股的长线走势更加看好,对人民币的长线价值也更加看好。可惜现在没有锚定人民币的稳定币,如果有,在本次牛市高峰,我会将变现的筹码全部换成人民币稳定币而不是美元稳定币。

当然这个过程肯定不会一帆风顺,一定会受到各种外部因素的干扰甚至阻挠,但我相信国运到来是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的

点赞